Spiral
Cast a cold eye
On life, on death
Horseman, pass by!
 

《【蝙超】虹》

不想写红白……卡到内伤

写篇大超死后的故事

BVS背景。

秃太视频红玫瑰白玫瑰相关。

 

Bruce看向窗外阴郁的天空,常年雾雨沉沉的哥谭城不意外地下着雨。他收回自己沉默的目光,站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,还是迈进了蝙蝠洞。

蝙蝠侠工作了一整夜,他已经鲜少夜巡了,有罗宾的帮忙他只需要检查城市的监控系统。他伸手握住酒杯的杯身,手指摩挲了一会就挪开了——他已经戒酒一段时间了。Bruce的目光落在桌角的咖啡杯上——Clark送的——蝙蝠杯,Clark喜欢这样叫它。Clark送过许许多多的礼物,大部分都是些小玩意儿,像是,他们很不起眼,却无处不在。Bruce当然舍不得扔掉或者收起Clark的礼物,但不可否认的是,他们折磨着他,每一分每一秒,他们都在质问他:你知道嗎?你杀死了他。

更可怕的是,Bruce愿意忍受这些。

他在摆钟指向五点半的时候回到了卧室,他躺在床上,他没有睡,只是当脑海罩上了一层薄纱时似睡非睡地眯了一会儿。他不能孤单,他需要什么来填充胸前空荡荡的空间。

Clark。

他忍受不了这种空旷。

Bruce做了梦,或许只是潜意识在回放,那是一个完美的夜晚,Clark和他在晚餐后走回Clark在大都会的小公寓,一路上都在下雪,细小的雪籽洋洋洒洒地落到两人肩头,Clark笑得像个孩子,肩膀和Bruce的挨在一起,扒拉着围巾观察雪粒化成水珠。Bruce也笑了,把Clark推到墙角,Clark露出一个羞怯的微笑,蓝色的眼睛闪烁着好奇的光芒,Bruce把手指轻轻地搭在他上扬的嘴角上,抹过年轻男人饱满的嘴唇,他吻了上去,把对方惊喜而愉悦的笑容伴着雪水咽进肚子里。*

这妙极了,Bruce满意地想。

他感到好像他被自己的意志悬在半空了,要是他放松下来,他就会摔下去,穿过无限的空间掉进无底的洞中去。

Clark。

他发觉自己坐在一片废墟里,这下Bruce确定自己在做梦了,他看见蝙蝠侠和超人在自己面前打斗,蝙蝠侠穿过他,向昏迷的超人走去,他高举起氪石矛……

一直下降,不受控制,毫无依助地下降。

Bruce醒了。

他是不存在的,只是掉入了虚无中。

下降。

Bruce坐起来,寂静的房间回荡着他粗喘的声音,他习惯性的摸向另一侧的床。

下降,直到摩擦产生火焰,就像一颗陨落的星星。

他抓住了床单,他把头埋进去,嗅着Clark的气息。

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,没有了,一切都没有了。

Clark.

 

TBC?

注:划线句子非原创,取自DH劳伦斯的《虹》一书第六章:安娜胜利了,非常杰出的作品。

*:大本在GoneGirl里的表演,十分撩人。

这篇有时间会往下写的,但是不知道有没有……(*╯3╰)


评论(8)
热度(46)
© Spiral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