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iral
Cast a cold eye
On life, on death
Horseman, pass by!
 

《【顺懂】起风了》

就是我自己的那个脑洞……还是写了。

没看过的GN指路    PTSD顾顺

警告:主要角色死亡!心理疾病!

推荐BGM  I Get Overwhelmed 

请务必聆听(鞠躬)


1.

 

“你今天有心理辅导。”李懂倚在床架上,眼睛亮的像一小簇火光。

 

“嗯。”顾顺答得漫不经心。房间里很暗,一点潮湿的气息从外面渗透进来。顾顺拎起作战服,从李懂身边走过,顺便偷走了一个吻。李懂没有打开他作乱的手,只是目送着顾顺走出去。走廊上开着灯,很亮堂。

 

门关上了,屋里人浅浅地叹气。

 

2.

 

“他是一个怎样的人?”

 

顾顺猛地回神,李医生正微笑着,似乎看出他的心不在焉,他重复了刚刚的问题,“他是一个怎样的人?”

顾顺脑子里掠过乱七八糟的形容。他是家里的独子,双亲离异,母亲早逝。他自幼学习舞蹈,芭蕾。他成绩不错,参军前是个名牌大学的学生。他个头小,格斗成绩却出人意料的好。他爱吃鱼,不爱吃蔬菜,尤其是西兰花。他吃西瓜专挑脆的。他紧张的时候耳朵会红。他看书的时候会咬手。他眉毛下面有颗痣。他笑的时候爱露八颗牙。他没谈过对象,我是他初恋。他做爱的时候喜欢咬人肩膀。他泪点很低,但关键时候不会哭。他……顾顺眼前闪过一些灰色的画面,他的发亮的眼睛,他微厚的嘴唇,他薄薄的耳尖,他赤裸的胸膛,他扛枪的样子,他蹙眉的样子,他睫毛低垂的样子,他睡着的样子,他看进他的双眼,他说

 

顾顺,走。

 

他是怎样的人?

 

顾顺说不上来。

 

他叫李懂。

 

他是李懂。

 

医生还在看着他,顾顺站起来,走了出去。

 

3.

 

“风太大了,快点回去。”

 

顾顺没有回答。他沉默地注视着血红色的太阳,看着它老去,死亡,最后被海浪埋葬。

 

“你知道我已经不在这儿了吧。”那声音低柔,和海风缠绕在一起,化成了利刃。

 

李懂眨眨眼,脑袋垫在漆白的栏杆上,视线落到海平面上的某一点。夜色很快漫上来又合拢,将他们团团围住。他歪着头去看顾顺,声音放得很轻,像一句情人间的昵语

 

“我已经死了,顾顺。”

 

风呼呼地吹着,顾顺的嘴唇动了动。但那句话还没有说出口,就已经逸散在了空气中。

 

4.

 

徐宏死死地盯着顾顺。

 

顾顺不甘示弱地瞪回去。

 

徐宏把报告拍在桌上,“你知道你心理评估多少分吗?”

 

“不及格!”

 

“那又怎样?”

 

“你他妈、”

 

“我的枪还很准。”顾顺打断他,“准星一天不失,我就还是蛟龙最好的狙击手。至于这份评估……”他眉睫低垂,避开李懂责备的目光。“你忘记过杨锐么?”

 

李懂皱紧了眉头。

 

“最重要的那个部分,”他回望李懂,在徐宏看来只是望进了虚空,“我们都失去了。”

 

顾顺的眼睛里有一片海。*

 

5.

 

顾顺,顾顺,顾顺…顾顺!

 

顾顺醒来。

 

李懂看着他。

 

他坐在对面的下铺上,盘着一条腿,另一条耷拉着摇晃。月光从他的发梢滴落,流过嘴唇,流过脖颈,流过薄薄的衣料。他看上去像一尊蓝色的雕塑,一个忧郁的舞者。

 

“做噩梦啦。”他说。

 

他才是真实的。顾顺想。

 

到底什么才是真实呢?一个在黑夜里半明半暗的已故之人,还是梦里那双死时依然明亮的眼睛?

 

顾顺不知道。

 

他把不知什么时候走近的李懂拉入一个怀抱。冷冷的气息萦绕在鼻尖,像一场远未下完的雪。

 

6.

 

耳鸣

 

麦克米兰Tac-50

 

疼痛

 

十点钟方向

 

 

“顾顺请回答!”

 

李懂

 

“顾顺!这里是队长徐宏!报告有无人员伤亡!”

 

你看到他了。有人贴在他的耳边说话。开枪。

 

砰。

 

“顾顺已击毙敌方机枪手。”

 

他倒下去,心爱的老姑娘跟着掉在地上。他的任务完成了,小队会成功突围。耳机里有队员嘈杂的呼喊声,已经与他无关。视线模糊下去,李懂还在和他说话。

 

“真傻,”他的斥责里有粘稠的鼻音,“开着敞篷车吸引火力。”

 

顾顺笑了,咳出一点暗红色的血,“讲你自己啊,伊维亚那次你不也… ”

 

“那不一样,我知道有你在呢。”李懂吸吸发酸的鼻子,去摸顾顺肚子上的伤口。血汩汩地流出,他无能为力。

 

“唉,你可千万别睡… ”顾顺勉力睁开眼睛,平静地看着李懂发红的眼角,“好不容易给你挣回来的命,丢了多对不起我呀。”

 

嗨,那讲起来还是你先对不起我的,顾顺想。话虚弱地说不出口。我要是死了,咱俩就扯平了。

 

他长久地注视着发白的天空,在彻底坠入黑暗前,无声地笑了。

 

7.

 

“指示下来了。”徐宏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。

 

顾顺一愣。

 

“就上次行动概况,”徐宏皱着眉,看上去很憔悴,“就你吸引火力那事儿,说是有高度自毁倾向……上头在考虑让你退役。”

 

顾顺哦了一声。

 

8.

 

顾顺退役了。


TBC

 

* 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

   眼里一片海

   我却不肯蓝  ——兰波


评论(4)
热度(95)
© Spiral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