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iral
Cast a cold eye
On life, on death
Horseman, pass by!
 

《【蝙超】梦中》

“当我死时,我要你把手放在我的眼睛上

我要你可亲双手的光与麦  ”

Bruce从梦中醒来。

哥谭的天气还是很差,Clark在床头开了一盏小夜灯,慢吞吞地在读诗。

这诗的音韵很漂亮,Bruce昏昏然地想。有只手搭在他的下巴那里,自喉结向上抚摸,像给一只猫顺毛,轻柔而缓慢地摸索前进。

“我要你活着,当我睡着等你

我要你的耳朵仍然倾听风声

要你嗅闻我俩共同爱过的海的芳香 ”

Clark还在读,壁炉里的柴木哔剥作响,他的声音像一卷毛毯,把Bruce包起来。Clark似乎被他的下巴迷住了,他不无失落地想,早知道就应该刮胡子的。

“嘿。”Bruce从被子里探出手环在Clark的腰间,“我刚刚梦到你了。”

“嗨,懒虫(sleepyhead)” 那个声音说。

“在大都会图书馆的那次,我和你说过吗?你那时候简直顽固地可爱。”

“不遑多让,韦恩先生。”Clark低柔的声音飘过他的头顶,马马虎虎地在他的耳蜗着陆。

“我们或许可以在别的地方见面的,你明白吗?一个浪漫或者……更适合一见钟情的场合,”Bruce偏了偏头去追逐那调皮的手,“为什么偏偏是那里?”

Clark的朗读戛然而止了,Bruce闭着眼睛等待一个含笑的早安吻。

“这样你才能到达我的爱指引你的所有去向”

悲伤从诗句中滴落,让Bruce想起浴室玻璃上的水珠。他直起身,丝绸被从他肩头滑下,Clark的声音继续,单调地让人难以忍受。

“我要你喜欢的一切继续存活

还有你

我要你继续繁盛,盛开 ”

Bruce抬头去看Clark,但血落在床单上,一开始只是一滴,后来它们喷薄而下,沁入了Bruce的眼眶。

“你不知道么,我亲爱的Bruce?”

Bruce现在是在直视他了,他伸手去抓那垂落的手,看见黯淡的外星符文、洞开的胸口。

不。

Clark似乎在微笑,“你知道的。”

不。

Clark按住Bruce的肩,让他动弹不得

“在这一段故事里

我是唯一的死者。”

不。

“命中注定,Bruce。”

不。

“你让一切荒芜。”

不!!!

Bruce从梦中醒来。



黑体字都来自聂鲁达

评论(6)
热度(52)
© Spiral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