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iral
Cast a cold eye
On life, on death
Horseman, pass by!
 

《最后一首歌》

法扎这一次的巡演结束了……怎么说呢,心里忽然空掉一块。原来填的满满的是爆炸式的喜悦——希望,微笑,牵手与合唱。现在慢慢地变成一种细水长流的温暖,不那么满,让人饱受胀痛,又不会空荡荡,感到失落或者心碎。看到了很多缺点和遗憾,我这样一个苛刻的人,却选择接受和平静,我想这也是法扎教会我的——无论生活有多少失意,无论是在全人类还是私人的困境中挣扎,活到极致。

人必有一死,这是我们必然接受的,但我们有选择,是将生命献祭给一场盛大的神圣恩典,还是在黑夜里凭借忏悔与赎罪直面命运的不公,他们都是选择——不分贵贱,没有高下。从任何意义上,莫扎特和萨列里都是平等的,生命、极致的生命是他们唯一的归途。

当爱与死构筑的路途在我们身后日渐崩塌之时,我们该做什么?我们咆哮、尖叫还是与同是亡命之徒的伙伴们唱一支歌?

最后一刻,萨列里望进莫扎特微笑的眼睛,一切芥蒂疑惧都烟消云散,他们执手相唱,乐传心声,就连上帝也不能分开他们。

那么,哪怕一切过后要为此匍匐一世,额触苍天,膝及后土,记忆依然是有光的。

一切结束之前,我已唱了最后一支歌。

视死如归。

评论
热度(17)
© Spiral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