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iral
Cast a cold eye
On life, on death
Horseman, pass by!
 

《饱啖希望而亡》

四刷JL,想写一写我心里的故事。

胡言乱语,自娱自乐。

蝙超蝙无差

1.

呼吸并不必要,克拉克猛然想到。

上一次有这样的觉悟时,还是与佐德一战的前夕。开头总是很困难,他跌倒在地,血和金属的味道从喉咙往上蔓延,一直到把他浸透。

那就是恐慌漫上来的时刻;令他窒息的不是氧气的缺乏,而是对堪堪掠过披风的死亡之手的恐惧。那手曾抓住他的生父生母,抓住过乔纳森,现如今也向他伸来。
然而就像从前的每一次那样,悬崖瓦解了,他脚踏虚空。

2.

这就是卡尔所见的一切了。红色从佐德的眼眶延伸向断壁残垣,他听着血液汩汩流动的声音,目所能及之处皆是毁灭的痕迹。有人在他耳边言语,紧接着是更多的嘈杂声——哭泣、尖叫、呼救、咆哮,那短短的寂静一瞬间就消失了,留给他的除了永无停息的躁动,就只有无尽的空虚。

3.

克拉克曾经流浪多年,从俄亥俄到加利利,从蓝吡尼到阿比西尼亚,他曾见过人类或许从未面见的雄伟奇观;他曾越过七十七座山峰,看大雨倾盆;他曾登顶世界之巅,与逝去之人对话。克拉克从这场漫无目的的生活中学会生存,学会躲藏。时机未到,乔对他说,于是他也学会等待。

然而蛰伏的时光这样漫长,很多时候,他已经忘了为何而等待了。

4.

这一天意外地来到了,与死亡一同降到地球上。他听着自己最后的族人时断时续的声音,一切的谜面此刻都指向了宿命的定局。

5.

克拉克很难说那是一个怎样的夜晚,雨下的那样大,火焰又烧的那样猛烈。然而真正的问题并不在于那个夜晚有多么难以描述——他与蝙蝠侠由敌化友,一起杀了毁灭日,他死去了,就是这样简单。问题在于,当克拉克描述它的时候,他也在失去它。那些破碎的片段,生命,他渴望着生命,可他本该舍弃生命的。有着摄人光芒的长矛,毁灭日的利爪,蝙蝠侠抱住他的手……荒谬,那个阿尔及利亚人怎么说的来着?窗外是佛罗伦萨,桌上是死。这世间还有很多希望,但都不会是他的了。

那瘦骨嶙峋的手还是刨进了他的胸口。他想,他到底还是凡人,他们都有软肋,而他将死于异乡。

6.

梦里发光的石头落下了,西西弗斯站在山巅,这就是解脱。

7.

有时候卡尔很难道出地上与地底的区别——死国与生地也就是六尺之隔,喧哗依旧,死者在地下仍然尽着他们应有的职责,而超人就当长眠。

布鲁斯的声音改变了一些东西。他如此空洞,以至于让卡尔觉得他才是死去的那个,他的拜访通常很匆忙,伴随着发动机轰鸣的声音。卡尔一开始抱着看戏的态度聆听这个毫无虔诚可言的信仰者,但他的疲惫——

“我尝试过了(I TRIED)……但不停有人在死去……我保护不了哥谭,也保护不了你的城市……”

那是啜泣声吗?谁在哭?

“你也死去了,我甚至救不回你……”

风刮的很猛,卡尔听到厚土松动。

“你把它也带走了吗?”

声音不久就变得很遥远了,彻底没入这个真正的夜里,流水和大地都归于沉寂,卡尔枯涸的灵魂,在某个闪亮的瞬间跳跃出银色的水光。

风依然在吹,从墓碑上拂过,也透过重重阻碍从卡尔流泪的脸庞上滴落。

8.

他们来了,卡尔知道。
但他并没有做出任何选择,他只是继续躺着,听见蝙蝠侠的长翼划破哥谭的夜,类魔——他现在知道他们的名字了,感谢戴安娜——从地底钻出。
他听着,听一切的寂灭,等待那唯一一道光。

9.

克拉克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。
胸口仍然隐隐作痛,但伤口早就愈合了;只是死亡的火焰舔舐着他新生的心脏。他并不是害怕死亡,克拉克告诉自己,他只是害怕再一次的失望。

10.

“他比我更有人性,他爱过,工作过,他为这个世界死过。”
你不也一样吗?克拉克想。

11.
卡尔听见阿福的叹息,他想起玛莎,玛莎从不在他面前叹气,她会拥抱卡尔——她对克拉克和卡尔持有同等的欢迎——连着卡尔的忧愁一并揽入怀里,然后在卡尔远去的时候独自伤感,好像他的儿子不是听得见一切的超人一样。但卡尔想,玛莎是明白的,她从未孤身一人。

他又想起乔,卡尔捏了捏手里的照片,触碰那个远去的微笑,乔站在风暴前,乔回头看他,乔向他伸手,乔……乔死了。死亡让卡尔想到更多人,佐德威胁之下的一家人,发射失败的火箭里的宇航员,芬奇议员,他想起他头顶那个世界里的好人,他也想起那里面的疯子,卢瑟,小丑,奥姆,最后,他想起那个正在毅然赴死的人,卡尔听见他的笑声,亚瑟懊恼的警告,他想,这个星球到底还是好人多过混蛋的。

12.

克拉克嗅着花束干枯的香气,眨了眨眼,看到透明的太阳。他曾有求于这世界,人们给了他他向往的爱,而爱往往带着恨来。他感到不公,大部分是因为那么一小点的爱,却要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。他现在明白,爱构成了这世间一切的悲惨和伟大,死则构成了一切过去,他能做的只是在爱和死架构的道路上,挣脱不可避免的引力,从身后的空洞与毁灭逃离。救赎,他就救不了谁,除了自己。

13.

西西弗斯立在山巅,现实这个地狱,终于成了他的王国。

END

有超明显的加缪和杜拉斯的痕迹……最近复习看到这样一句
“现实这个地狱,终于成了他的王国。…去支持荒诞这种令人心碎而妙不可言的挑战…让我们为此做出最后的努力和自食所有的后果吧。人体、温情、创造、行为,人类高贵,定将在这疯狂的世界重新取得各自的地位。世人终将找到荒诞的醇酒和冷漠的面包来滋养自身的伟大。 ”
灵感的来源。

评论(1)
热度(61)
  1. InAirSpiral 转载了此文字
© Spiral/Powered by LOFTER